? 窑洞.古堡.山村美丽的梦 365棋牌刷金币_怎么举报365棋牌代理客服电话_365棋牌机器人
首页 >> 文苑 >> 正文 站内搜索 ?
窑洞.古堡.山村美丽的梦
文章来源:民盟会宁支部    作者:张雪萍      添加时间:2019-01-04 15:46:24   点击:次

根在故乡.梦在远方

  “我的故乡并不美,低矮的草屋苦涩的井水,住了一年有一年,生活了一辈又一辈……男人为你累弯了腰,女人要为你锁愁眉……”

  小时候,坐在铺着破席子的热炕上,等母亲做好吃的,灶台里的柴火常常冒出浓浓的黑烟,呛得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煮上一锅土豆汤,我们兄弟姊妹蜂拥而上,就一会儿的功夫来个“风扫残云”,舌尖上的幸福无以言表。窑洞顶上结着一层厚厚的霜,一件棉衣,老大穿了老二穿,等轮到我穿时已经补丁上缀满了补丁,尽管这样,我还如获至宝。后来,大姐出嫁了,她给我做了一双新鞋子,平时舍不得穿,一次,学校开表彰大会,我就穿上了,可是晚上回家的路上,偏偏下起了暴雨,妈妈担心我从坡上滚落,头上顶着破麻袋来接我,眼睛盯着我的光脚丫,追问我的鞋呢?我笑着从胳肢窝里掏出了一双干干净净的鞋,妈妈的眼睛已经噙满了泪水。现在想想,在缺衣少食的年代,父母能把我们拉扯大真的是奇迹。还供我们念书,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汗水壮咱筋骨肉,恩情比海深啊!”

听父亲说,张家在祖上曾是书香门第,留下很多的书籍字画,后来在乱世年间被土匪烧掉了,连同祖上修的“一进三院”的房子和老宅古堡。依山而建的几个窑洞侥幸躲过了劫难。小时候,只记得家里的窑洞很多,住人的、圈羊的、坍塌的、完好的、地上的、地下的……儿时经常玩捉迷藏,大人们嘱咐不许进到窑洞玩。虽然我们现在都已年过半百,可是老家的个别窑洞里至今从未进去过。地下常常挖出一尺见方的大青砖,大家都不以为然,从来不觉得珍贵。就这样,父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太阳照着我窑洞晒着我胳膊,还有我的牛跟着我……”在老家生活了几十年。

  村里一家军属的孩子,穿了一件新衣服,同学们都围住叽叽喳喳地问:“是谁给你买的?”她自豪的说:“是我爸爸,我爸爸在很远的地方当兵”。我就想:我的爸爸是不是也当兵呢?说不定哪天回家也给我买很多的好东西呢!后来才明白,我叫“大”的人,就是我的爸爸。后来军属举家搬迁到城里去了,成了人人羡慕的市民,而我依旧每天背着小书包到十里外的张堡中学去读书。虽说是中学,可是一个教室里坐了三个年级的学生,老师按年级轮着上课,一周只有三天的上课时间,其余三天劳动。崎岖的山路紧紧缠在山腰,一次,下了很厚的雪,一位小同学被滑到山沟里,一个幼小的生命从此消失了……
?????冬天,教室里压根儿就没有取暖的火,同学们冻得一个劲儿跺着脚。记得有一位同学脚冻疼了,就把头上的帽子取下来套到脚上,为此还挨了老师一顿批评呢,老师说那是“雷锋”的帽子啊!同学中爸爸在城里工作的,陆陆续续去城里念书了。我也盼望着能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

  沧海桑田,岁月如梭。安徽凤阳小岗村的农民冒着坐牢的危险,偷偷数着黄豆,数出来了“联产承包地”,我们家的“自留地”也“数”出来了个自行车。后来,大哥去城里上高中,每周回来要取些馍馍当一周的干粮,回去的时候要把自行车推到山顶上去,常常是我在后面帮着搡,到了山上,我俩已经汗流浃背,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着大哥骑车的背影,我真想跟着一块儿去城里,眼前一条蜿蜒的小路一直通向了县城,我想,总有一天,我也会沿着这条路走向外面的世界。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到祖国的大江南北,长辈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后来,大哥考上军校、我也考上了农大,弟弟考上了工大,我们一家人红火得让整个村庄发亮。
  一个女孩子从来没有出过门,亲方堂哥的儿子也在农大,父亲就把十七岁的我领到他家里,再三叮嘱,请求堂哥的儿子领我去上大学,还半开玩笑说:“把尕长辈照看着”。我上大一的时候,他已经上研究生了。毕业以后,我就在城里上班,而堂哥家的研究生去国外读博士了,在学术上能算得上是行业顶尖人才,家族中的孩子都以他为榜样,敦素堂张氏家族的孩子考上大学的很多,就这样,他们走出了张堡(村名),走出了大山。

  报效桑梓.梦回故乡

  外面的世界真大啊!心在哪里,成就会在哪里。二十年前,本族在外工作人员在各自的人脉圈内筹资、筹物,在有关部门的组织下,在本村建起了一所小学,并且铺好了村庄通向县城的水泥路。从此,家乡的精神风貌彻底改变了,教有所学,道路畅通,干旱缺水的家乡已经成了故事,家家户户都有集流场和水窖,清澈的水面再也找不到以往漂浮的羊粪蛋,舀一瓢喝一口,甘甜得直叫人魂儿出窍……,多亲切的“母亲水窖”啊!新农村建设的机遇让更多想进城的年轻人在城里就了业、买了房。

  别人都是父母打拼成功后把孩子带进了城里,而我们是孩子成家立业之后,把父母带进城里。我已经十三年没有去过老家了,因为父母已经搬离那儿十多年了。那里的山山岔岔、梁梁峁峁都深深地烙在我的记忆里。兄弟姐妹都在城里,就连我们的孩子们都已经长大,融入了外面的世界。在年头节下,全家相聚在省城,无论大人还是小孩,有医生、有老师、有军人,或南腔或北调,已经找不到浓浓的乡音了。父母老了,已经走不动了,很想念老家,常常给我讲些关于老家的话题和故事。每每听着,感觉很幸福!

  一个偶尔的机会,我去了一趟老家,沿着儿时上学的路,从山顶上走下去,满山的杏树被霜染成了红色,那熟悉的土桥、涝坝、山路、场边、窑洞、老榆树,有一种久违了的亲切,整个村子晨雾缭绕,安静而祥和。

  日月轮流转,乾坤是转轮。当年,山像秃子的头,放学后,我还得去山上拾一背篓柴;如今,蒿草满山遍野,再也没有了拾柴人,山鸡成群结对也是无人扰。山青青,雾缭绕,村庄清俊,房屋靓丽,美丽山村建设如火如荼。偶尔碰见一个小孩,也是互相不认识,居然“笑问客从何处来?”我笑了。

  因为老家的窑洞里沉淀了很厚重的文化而被政府列为开发保护对象,那些一尺见方、随处可见的大青砖啊,我不知道见证了什么,上面镌刻有什么故事?读了县志后我才知道,会宁的二十四进士之一秦望澜就是张氏祖先的学生。我们的家谱如今被政府列为抢修的文物……???????

  自清明节被国家定为法定祭祖日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大小几十辆车,似乎穿越了近四十年的时间隧道,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一起,从当年走出大山的路上又缓缓驶来……?

  整个山村沸腾般欢呼着,在上坟的人群里,我看到了很多质朴而熟悉的面孔,他们都老了,曾经走出了大山,现在回归故里、祭祖寻根来了。没有人有意去确认他们的职别,只知道是本族在外工作的人。其中就有那位领我上学的堂哥的儿子、家族中第一位盟员——张世珍,旁观者有人在窃窃私语:听说这个家族里参加民盟组织的很多,其中有一位还是省长级别的呢!朴实忠厚的敦素堂张氏家族的后人没有谁会为职别而炫耀,都在为传承祖上的遗训、弘扬家风,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努力!
??????一位团长出身的堂哥,是这次祭祖活动的组织者,他六十开外,是个出了名的孝子。在市政府上班时,利用周末的时间回来种地,伺候九十岁的老母亲。他从人群里走出来,很谦卑地对大家鞠了一躬,讲道:“我们张氏家族的后代,希望能敦伦尽份,长幼有序,子孙孝道,家风纯朴,始于孝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这里是我们的根,无论历史多么遥远、岁月如何蹉跎,无论社会怎么变革、如何转型,都不能忘了本、丢了根,青年人有梦想,民族就有希望。要实现中国梦,把我们的国家建设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首先要把家乡建设得更加美丽……”?听到这里,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湿润了。

  孟子曰:“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我们一定会把家乡建设成为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美丽乡村。

(本文作者 民盟会宁支部盟员张雪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