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甘肃盟史故事之三——?“甘肃南部起义” 365棋牌刷金币_怎么举报365棋牌代理客服电话_365棋牌机器人
首页 >> 盟史专区 >> 正文 站内搜索 ?
甘肃盟史故事之三——?“甘肃南部起义”
文章来源:盟省委宣传部   作者:   添加时间:2018-08-23 11:34:41   点击:次

1942年8月,经时任西北民主政团委员,并负责政治兼外交工作的王新潮同志安排,西北民主政团在兰州市东关邓宝珊将军寓所召开了第二次会议。会议鉴于甘肃省在国民党第八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和国民党甘肃省政府主席谷正伦之反动统治下民不聊生、民怨沸腾、民变蜂起等愈演愈烈,又由于西北民主政团进行的各项起义准备工作已有相当之基础及日军有可能自内蒙入侵甘肃,乃决定尽快在临洮、岷县、武都等甘肃南部地区举行反蒋武装起义。

会议决定由史鼎新继续担任西北民主政团主任委员,主持民主政团工作,并在临洮对起义事宜进行全盘筹划,王仲甲负责洮河一带民众组织工作,安华雄负责兰州市阿干镇煤矿及羊寨、马坡和榆中一带的民众组织工作,杨景周、张乾一负责宣传工作及筹措经费、提供经济支持,王教五负责组织及秘书工作,王新潮、许青琪负责情报及联络工作。会议并决定由安华雄负责建立兰州至临洮之间的步递哨,以便利联络。会议期间,王新潮还陪同王仲甲两次前往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与八办负责人赵芝瑞会晤,介绍起义准备情况及交换意见。

会后,史鼎新即偕王仲甲、肖焕章等返回临洮,加紧与王仲甲、肖焕章及宁定县回族农民领袖马福善、马继祖父子密商成立“西北各民族抗日义勇军”事宜,并拟定了武装起义的口号,刻制了印鉴。经反复磋商,乃定于1943年农历正月15日(阳历2月19日)在各地同时发动起义。1943年1月16日,马福善、马继祖等人在临洮东峪沟伏击了国民党的接兵部队,并在边家湾与进剿的保安第四团吉猛之一中队展开激战。史鼎新闻讯后即派王仲甲、肖焕章等人前往支援,起义遂提前爆发,公开喊出了“官逼民反,不得不反,若要不反,免粮免款”的口号。原任谦同志所部之“抗日志愿兵团”(1938年冬,为防止日军进犯大西北,任谦协助中共甘肃工委以组织在乡军人进行抗日活动为名,在西兰公里两侧建立了地下武装力量。又于1940年在家乡渭源募兵3000人,组编为“抗日志愿兵团”,自任团长,开赴兰州华林坪训练,准备抗战)的成员和贫苦农民立即群起响应,纷纷加入了起义队伍,起义队伍迅即扩大到800余人,乃推举王仲甲为司令、赵有安为副司令,下编三个团,由肖焕章、蒲万祥、何建吉分任团长,原抗日志愿兵团之连、排、班长担任了下级官佐。其后,起义军一战于高庙山、衙下集,消灭了恶霸地主沈建录、王杰人的反动武装,二战于格子坪,击溃了保安团六个连,收缴了一批武器弹药,起义军又开仓济贫,由是声势大增。至二月中旬,相继起义的又有洮沙杨华如、毛克让,榆中黄作宾,皋兰安华雄等部。其中安华雄部一百余人在七道梁截击过岭进兰、押解壮丁的省补二团,打散敌军官兵数十人,缴枪一百余支,解救壮丁数百人。后又袭击西果园汽车站,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黄作宾、司祖棠也率众攻打榆中县城。三月上旬,王仲甲与毛克让部会合,毛任总司令,王仲甲、马继祖任副总司令,随后,部队开至榆中新营镇,会集罗万虎、黄作宾、水振东、杨华如等部,在狼山打败了国民党骑二旅之一个团。此时,起义队伍中又加入了肋巴佛、郭化如、杨友柏、毛得功、韩胡子、张子英、王子元、吕百元、闵福元等部,队伍增至37OOO余人,有各种枪支2OOO余支。与此同时,孙寿名、高月波也在平凉等地策动原保安团同事褚子明、李生福、刘进才等携带武器参加了起义。

1943年4月,为增强起义军内部的团结及统一指挥,根据西北民主政团第二次会议精神和各路起义军首领的要求,王仲甲乃于皋兰马坡村主持召开了各路首领联席会议,其主要内容是:一、统一起义军名称为“甘肃农民抗日义勇军”;二、统一军事编制,全军设总司令部,下设路、团、营、连;三、建立了统一的领导核心。会议公推王仲甲为总司令兼第一路司令,马福善为第二路司令,毛克让为第三路司令,杨华如为第四路司令,黄作宾为第五路司令,肖焕章为第六路司令,安华雄为第七路司令,苟登甲为第八路司令,姚登甲为第九路司令,任廷祯为第十路司令,肋巴佛(藏族)为洮岷路藏军司令;各级政工人员,拟请延安方面派人担任,暂时不作决定(后因未联系上未能实现)。四、制定了军事计划,会议决定马福善、马继祖部向陇东推进,打通边区路线;安华雄、毛克让、黄作宾等部在榆中、定西、皋兰之东南乡活动,着重截断西兰公路及其它交通要道,造成兰州孤立之势;王仲甲部挥师南下,建立陇南根据地。会后,各部依计划行动,安华雄、杨华如等活动于洮沙、皋兰、榆中,王仲甲、马福善、肖焕章、肋巴佛等游击于临潭、岷县、康乐等地,并一度攻占临潭县城,迫令县长徐文英剖腹自杀。此时,起义区域波及二十余县,起义军人数多达十万,其中仅王仲甲直接率领者亦有五万余人。其后,起义军分三路逼近兰州西十华里之西果园、南四十华里之阿干镇、东七十华里之夏官营,西兰公路及其它交通要道均告断绝,国民党甘肃省政府即宣告兰州戒严,兰州顿成死城。其时,在兰州市的西北民主政团成员王教五等亦积极策应,分别由王新潮、王教五、魏自愚、陈伯鸿等起草印刷了《甘肃农民抗日义勇军布告》、《甘肃农民抗日义勇军总司令王仲甲告甘肃人民书》和一些标语,除在兰州市广为散发张贴及通过邮局向外县各机关学校邮寄外,还指派员志毅等人赴各县进行宣传品之散发张贴工作。魏白愚、王新潮、陈伯鸿等起草的主要标语有:1、甘肃各族人民团结起来,抗战到底!??2、纳不起粮、交不起款、雇不起壮丁的人一致团结起来,打倒朱绍良、谷正伦!??3、被虐待而死的壮丁家属一致团结起来打到兰州,报仇雪恨!4、甘肃人民誓死不作亡国奴,不受贪官污吏的压迫!??5、打倒贪污无能的政府,建立清正廉明的政府!??6、铲除虐待壮丁的兵役机关!???7、打倒贪官、污吏、劣绅、土豪!???8、甘肃各民族永远再不受贪官污吏的挑拨、离间、互相残杀!?等等。王教五代王仲甲起草的《告甘肃人民书》大略为:“吾甘不幸,朱谷当权,专员县长,狼狈为奸,假借抗战,横征暴敛,民不聊生,挺而走险,无耻之徒,反说共产,嗟我黎庶,情何以堪,本总司令,为民所选,为民请命,解民倒悬……”由于这些宣传品大都反映了大多数人民的愿望和要求,加之剖析剀切、语言铿锵,因此为人民群众广泛传颂,为鼓舞人心、争取社会同情,发挥了重要作用。随后,起义军领导机构因决定其策略为“军事上靠近川陕,政治上密结延安”,又考虑兰州为重要城市,即使攻占,亦必遭敌之各路进攻,新成之军,容易瓦解,遂不攻兰州,全部南移。适值武都驻军张英杰和地方实力人物王德一也在程海寰的策动下率部加入起义军,各路起义军领袖人物乃于5月中旬在武都草川崖召开会议,推举张英杰为总司令,王仲甲为副司令,刘鸣为参谋长,王德一为总指挥,肖焕章、吴建威、张建成、马继祖、肋巴佛、靳新保分任一至五路军司令及直属骑兵师长,率部于岷县、宕昌、武都、西和、礼县等地与国民党进剿部队作战,并派西北民主政团委员杨景周前往四川,争取外援。

声势浩大的甘南农民起义,极大地震撼了国民党反动派。朱绍良、谷正伦等反动集团头目经过一段时间的互相推诿、互相攻讦、以至互相控告之后,迫于蒋介石的严令,乃联合用兵,命十二师吕继周部由兰州向榆中、洮沙进攻,第七师李世龙部由定西向临洮西部一带进攻,骑九师张占奎部由凤翔经陇南向岷县进攻,暂九师康庄部由武都向岷县堵击,五十九师盛文部及五十一师林英部由陇东向临洮夹击,马步青率骑兵一团步兵两团自宁定堵剿。同时令交通司令部之骑兵及驻榆中之保五团、驻临洮之保四团、驻岷县之保二团、驻武都之保六团等4个保安团及驻兰空军八大队之二十三中队和二十余县自卫队参与对起义军合击。同时,朱绍良、谷正伦等又组织了以第八战区政治部主任赵锡光和兰州豪绅裴建准、郭维屏为首的两个“宣抚团”对起义军进行分化瓦解。在国民党的重兵围剿及高官厚禄利诱的软硬兼施之下,因有人叛变,起义军面临分裂,战斗力大为减弱。7月,尽管王仲甲部曾于临洮西部之潘家集、何家山一带予敌之五十九师以歼灭性打击,使其师长盛文仅以身免,但仍未能挽回起义军之颓势。此时,史鼎新阳以临洮士绅名义“慰问”敌暂五十九师,实与王仲甲等三十余人秘密会晤于临洮西部山中,并审时度势,为保存实力,以图东山再起,乃建议王仲甲速将所有兵力分散潜伏。其后,王仲甲部复于岷县、礼县、武都一带连续严重受挫,王仲甲遂将自己所部人员分散秘密潜伏于岷县、武都、礼县一带山林之中,进行游击活动。其它部队则先后被国民党军队打散,这场有汉、回、藏、东乡等四个民族约十万群众参加的起义乃告失败。总计起义爆发至失败,共历时将近一年,起义军与国民党之正规军及保安团、自卫队作战七十余次,攻占县城四座,计毙、伤敌约千人,自己的伤亡则达三千余人。在以后的”清乡”中,又有包括程海寰的挚友、任后期起义军总指挥的王德一等三百余人被捕杀。

?